當前位置: 數字圖書館 > 翻譯論壇 >

新稿酬标準既叫好又失望

來源:中國譯協網   發布時間:2016-01-12

 

李景端

由國家版權局和國家發改委頒發的新稿酬标準,将于11月1日起生效。其中規定:實行版稅制的版稅率,原創為3—10%,演繹為1—7%;實行基本稿酬加印數稿酬的基本稿酬标準,每千字原創為80—300元,改編為20—100元,彙編為10—20元,翻譯為50—200元,報刊為100元。

稿酬太低已經喊了好多年,經過多年研究,這次終于出台了新标準。對比以前的老标準,新标準提升的幅度挺大,顯示社會對精神産品的價值,有了更多的尊重,這對鼓勵創作,崇尚知識,繁榮科學文化,無疑都具有促進的作用,當然值得為之叫好。

不過叫好之餘,又難免有些許遺憾,對新标準中的某些規定,甚至感到失望。

我認為,翻譯的新稿酬标準,不僅明顯偏低,而且有失公允。

長期以來,不少人對翻譯的認識存在一種誤區,不承認它是創作,隻是演繹。這是對翻譯這種跨文化的精神勞動缺乏了解所緻。從作品成果看,翻譯确是對原著文字的演繹,但這種演繹,不是延用原著相同的文字與思維邏輯,對作品體系進行某種注釋和延伸,而是要按照與原著不同的文字,對原著進行文字與表達形式的轉換,還要針對傳播中接受美學的要求,對原著思想進行恰當的诠釋。這種腦力勞動的過程,需要大量的智力投入,需要文學素養和豐富知識面的支撐,怎麼能否定這也是一種創作呢?世界上許多學界與譯界的專家學者,都把翻譯尤其是文學翻譯,視為再創作,這是真實反映翻譯學術本質的客觀認知。

在現實生活中,翻譯的學術性及重要性,已越來越被人們所認同。在高校,翻譯已成為獨立的學科,翻譯學院、翻譯博士點、翻譯研究中心等學術機構也越來越多,特别是為了壯大我國文化軟實力,翻譯在推動“走出去”這項艱巨工程中不可或缺的作用,更是容不得半點輕視。所以,從道理和現實兩方面來看,翻譯尤其是文學翻譯,應該與原創同等對待,有些高難度的中譯外,甚至要超過普通的原創。

照上述理解,再對照一下翻譯新稿酬标準,可看出以下三個問題。

一是,翻譯标準比原創标準低得太多了。老标準翻譯也比原創低,這本來就不合理,但差距不算大,千字好像隻差二三十元。可是新标準最高竟相差100元,差距比以前更大了。原因何在?是原創更難,翻譯更易了?非也!從扶持和提高翻譯的要求來講,翻譯與原創不應有差距,至少差距應縮小,而不是相反。

二是,翻譯新标準的上限定得不合理。原創與翻譯,都有難易之分。翻譯上限為什麼要比原創低100元?翻譯中有許多難點,諸如稀有小語種的翻譯,古外語的翻譯,深奧詩歌的翻譯,密碼式的古籍翻譯,高新科技的翻譯,以及多人的同聲翻譯,等等,其難度絕不亞于任何一種原創。貶低他們這類付出巨大智力的“上限”,很難令人信服。

三是,再拿原創與翻譯人員的收入比較。在我國,從事原創的人,大多是職業的專業人士,而搞翻譯的,幾乎全都是業餘的。在從事原創的專業作家中,其職業就是寫作,不少人是在拿固定工資的同時,又能獲得寫作稿酬,而業餘搞翻譯的人,就享受不到這種雙重的待遇。現在翻譯稿酬又比創作更低,似乎顯得更欠合理。

有人說,這個新稿酬标準,沒有強制性,隻是供參考。這話沒錯,現實中稿酬的随意性确實很大。有些名人的注水書,無非寫些花邊逸事,出版社卻搶着要,稿酬還高得離奇。翻譯這邊也有,如一小時同聲翻譯,就開價上千元。如今是市場經濟,這類現象,有需要它就能存在,不是定個稿酬标準就能約束了它。據我所知,市場上的稿費标準,有些比新标準還高出很多。在我看來,出台新标準,其觀念導向意義,似乎比實際執行意義更大。既然是分析道理,我認為,還是有必要為翻譯發聲,為籲請社會更加重視翻譯再呐喊。

 

點擊:
返回頁首 返回上一頁